做权臣,只要稍有手段的人都可以,做奸臣,只要蒙蔽良心去做,也可以,但是善终的几乎很少,更何况做一个又专权又奸诈的权奸,而且是正常病死,没有被斩首也没有被流放,而是悠游自在的病死,有谁啊?!很少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