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

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苦忍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滨,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历经难中难,心如铁石坚。夜在寒上时听笳声中听痛心酸。

苏武牧羊

这个上了麒麟阁的西汉交际家苏武想必我们都十分了解,在北方苦寒之地守望汉朝边境十九年,从一个精装的中年汉子熬成了糟老头,终不辱使命,不失汉家国威,成为了一代代交际家学习的典范和典范。

通过秦汉唐宋之后,又一个汉家的王朝出现在华夏大地上,那便是朱元璋树立的明王朝,也是继汉唐之后的又一个黄金时期。可是对边境的操控好像比唐帝国要弱一点,没有管理到其时的西域全境,仅仅树立哈密卫以作防卫。而西北面则是《西域番国志》中所记载的哈烈、土尔番、别失八里、撒马尔罕、鲁陈等,这其间的撒马尔罕正是兴起的帖木儿帝国的首都。

俗话说“弱国无交际”,大明朝在朱元璋的手里不管是在文明仍是在科技上都开展的如日中天,已是一个东方强国,天然也就加强了与西域、波斯及阿拉伯国家的往来。在交际的路上,除了郑和七下西洋拓荒了海上丝绸之路以外,还有一个在西域交际中的重要人物也不该被前史所忘记,他便是傅安。

一、远通西域

“前后为给事中三十二年,留虏二十一年,白首生还,去苏卿不远也。”王世贞《弇山堂别集》

青鸟使

傅安,字志道,生于元末的祥符(今河南开封),他从县城的底层公务员干起,或许从小对张骞、苏武等人比较崇拜,后来进入担任翻译少数民族及邦邻语言文字的四夷馆中供职,在这里学习了西域诸国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为他今后出使西域打下了结实的根底。

要想作为一个合格的交际家,礼节可是必修课,随后他又进入掌管朝祭仪礼的鸿胪寺担任序班。1394年(洪武二十七年),傅安又被选拔为兵科给事中。其实纵观傅安在朝中的这些年,地点部分的任职和训练,都为他今后出使西域及中亚积累着才能。

在朱元璋的眼里远在西域中亚的那个从前被自己敲打过的帖木儿帝国还算听话,年年给大明天朝朝拜进贡,现在自己当皇帝也这么久了,该去访问访问这个小弟弟了。熟不知,这看似听话的帖木儿帝国酋长肚子里可憋着坏呢!

帖木儿帝国是由北方的蒙古贵族树立起来的,跟着军事力量的强壮,蒙古人的大志又开端骚乱,对东方的明王朝他假意屈从服软,每年派使者来朝拜进贡,其实也是在借机探听军情,有朝一日挥军东进以图华夏。在西方则势如破竹,一举降服波斯、阿富汗、花喇子模等国,进占两河流域,这以后打败奥斯曼帝国,成为了中西亚大陆上的王者,倒有几分成吉思汗的遗风。

便是这样一个胸襟雄才大略的帝国缔造者,他不或许对明王朝一向称臣,他在等一个机遇,一个满足又把我一举侵吞东方的时机。而此刻的明太祖朱元璋还在自我感觉良好,预备派人出使帖木儿参议邦交事宜。

也便是傅安当上兵科给事中的那一年,明太祖朱元璋“欲远通西域”,而这个艰巨的使命就落在了傅安的肩上。

傅安带着玺书、金币等,带领1500多人的奢华交际使团在明王朝文武百官和大众的目送中出发了,踏上了一段不知道的万里征途。

酒泉——玉门关——哈咪哩(哈密)——火州(吐鲁番)——别失八里(伊宁市邻近)——沿着伊犁河谷——撒马尔罕(乌兹别克斯坦),这便是傅安使团说走过的道路。他们涉流沙、过空碛、翻雪山,通过含辛茹苦用了一年时间才到帖木儿帝国的首都撒马尔罕。

撒马尔罕

等到了撒马尔罕,使团里的许多人由于不服水土犯起了各种缺点,傅安也想着赶快见完酋长帖木儿参议完邦交之事就赶快回家。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傅安不知道他的回家路还很长很长。

明朝使团到了撒马尔罕的时分,帖木儿的宫廷里正在开着庆功宴,本来帖木儿带领铁骑刚刚征西归来,占据了钦察汗国的首都。在酒宴上,帖木儿“骄倨不顺命”,对傅安一行人很是高傲,乃至要他们立刻屈从归顺。

傅安从那一刻感觉到了危机,从容不迫的说道:“吾天朝青鸟使,能够从汝反邪?”怼的帖木儿无话可说了。帖木儿那肯罢手,见硬的不可就换软的,叫人把边境地图呈上来,刚刚画上去的钦察汗国边境还墨迹未干,夸夸其谈的夸起来自己的帝国有多么多么强壮,多么多么牛逼。

傅安仍是不为所动,最终帖木儿也没招了,一气之下边将使团悉数幽禁了起来,在幽禁期间,帖木儿也没少下功夫,派自己的手下来劝降,又派现已屈从了的他国青鸟使来劝降。可是在傅安面前都不好使,谁让从前有张骞、苏武做典范呢!

过了几天帖木儿又想了一个主见,是不是这帮人没有真实才智过帝国的边境之大,不相信我呀!那就让他们来一次公费旅行好了。这次旅行持续了六年之久。而帖木儿也为这次劝降之旅下了血本,他把本来不属于自己疆土的西域诸国都让傅安游历了。

六年后,回到撒马尔罕,傅安仍是不屈从,这次帖木儿可真是发飙了,直接将他们软禁了。明太祖朱元璋或许一有空就回想起远在千万里之外的傅安,他的心里或许有过无数种假定,也有过无数次否定吧!

在朱元璋闭上眼睛的时分,傅安也没有回来,仍旧在帖木儿的操控之下。虽然在异国异乡,可是条件或许不苏武强许多。

二、归来之路

永乐大帝

多少次望着东方的天空,傅安感觉自己或许就终老异乡了。帖木儿还在带着自己的戎行在西亚持续征战,而在东方明太祖朱元璋的孙子朱允炆现已继位,史称建文帝。

1402年(建文帝四年),帖木儿降服了土耳其和伊朗,我想在庆功宴上必定是请了傅安前去的,只不过帖木儿的用心是白搭的。

帖木儿回收盯着西方的目光,把目光投向了地图上的大明帝国,他阿谀奉承的这么多年,现在总算能够去降服他,证明自己的实力了。

南京的建文帝朱允炆不知所踪,登上帝位的是他的叔叔燕王朱棣,史称永乐大帝。1404年(永乐二年)的冬季,70岁的帖木儿走进了傅安的囚室,将自己讨伐东方的方案说了一遍,也算是最终一次劝降吧!但傅安的情绪没有改动,仍旧手握使节义正言辞。

帖木儿只要用刀锋来证明自己的实力了,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自己也现已老了。就在第二年率80万大军挥师东进,这时分帖木儿现已是71岁高龄了,而撒马尔罕到东方的路程遥远不说,光是群山峻岭和沙漠戈壁便是一个很大的应战。

而针对帖木儿的侵略,永乐大帝也是有预备的,差遣了声称“大明战神”的甘肃总兵左都督宋晟高度警戒,时间预备迎敌。

帖木儿老头子身体必定吃不消了,在进军的途中就病死了,连部队中的兵员都由于各种原因减员严峻,此次的进军举动陷入了泥潭。

帖木儿死了之后帝国内部展开了权利的抢夺,亲手树立的帝疆分崩离析,后来帖木儿的孙子哈里接手了帖木儿留下的摊子,他不想跟方兴未已的大明王朝关系紧张,所以在1407年(永乐五年)哈里差遣虎歹达等人护卫傅安等人回大明,总算这条13年之久的回家之路。

“初安之使西域也,方壮龄,比归,须眉尽白,同行御史姚臣、宦官刘惟俱物故,官军千五百人,而生还者十有七人罢了”。——陈继儒《见闻录》

依据记载,1500多人的使团回到大明的就剩余17个人,而傅安现已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这趟绵长的出使之路何其艰苦呀!

三、荣归终老

回来之后的第二年,傅安又踏上了出使西域的通使之路,对诸国进行颁赐,自此今后,撒马尔罕、哈烈、火州等国家也差遣青鸟使随傅安的脚步与大明进行了往来。然后跟着他又四次出使西域与中亚,陆上丝绸之路也就又昌盛了起来,为华夏王朝和西域中亚诸国的经济文明交流做出了巨大的奉献。

1425年(洪熙元年),傅安迈着踉跄的脚步走上朝堂,说自己年事已高又体弱多病,不能再为国家出力,想回家疗养。明仁宗朱高炽念看着眼前这个为大明奉献了终身的白叟,心中感念万千,特破例赐给傅安一品官服,回乡颐养天年。

这位历经大明五位皇帝的勋绩交际家于1429年(宣德四年)病逝于家中,走完了他不普通的终身。身后,他站在了朱仙镇岳飞墓的后边,可是现在岳飞墓仍旧在,这位明代大交际家的墓却不复存在,令人欣然。

推荐阅读